财讯网|中国财讯网
中国领先的财经新闻门户

医药 科技 地产 汽车 旅游 时尚 文化 大数据

首页 > 公司 > 正文

渤海钢铁系千亿债务偿还方案仍未出炉

导读:  每经记者 彭斐 天津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文多  如果评选2016年钢铁业最具影响力事件,虽有宝钢、武钢合并的大事件,但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钢铁”)的债务危机,同样算...

  每经记者 彭斐 天津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文多

  如果评选2016年钢铁业最具影响力事件,虽有宝钢、武钢合并的大事件,但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钢铁”)的债务危机,同样算得上热门。

  自2010年组建,到2016年分拆,这家天津本地的国有钢铁集团存在不过6年。但负债1920亿元的消息,却让这家企业一夜成名。为化解危机,渤海钢铁在4月底一分为五,曾跻身世界500强的“渤海钢铁”正式宣告成为历史,但如何偿债,却一直未能明确。12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与渤海钢铁有关的天津多位权威人士处了解到,渤海钢铁的债务解决方案,目前仍未出炉,“我们也都在等”。

  不过,对渤海钢铁这个庞然大物来说,巨额债务显然是不断累积的一个结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种累积,既有来自行业环境的萧条,也有内部管理的问题……

  一场北风,就可以将天津的雾霾吹散。但对位于这座城市的渤海钢铁来说,笼罩已久的债务沉疴,仍未等来化解之策。

  12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渤海钢铁内部获悉,自2016年初爆出债务危机来,渤海钢铁的债务解决方案仍未出炉。2016年4月,渤海钢铁被正式拆分,天津钢铁集团等4家国企重新各自独立。此次拆分距离渤海钢铁组建成立不到6年时间。

  几乎同时,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国际”)在一份报告中称,天津市国资委成立渤海钢铁债权人委员会,由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涉及金额1920亿元。

  在一位市场机构人士看来,这种拆分也将影响渤海钢铁近两千亿元债务的化解,“各自的债各自领走,这样的好处就是可以单独处理,操作起来相对简单些”。

  相比公司的运营情况,一位天津钢铁业内权威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受渤海钢铁债务危机冲击,目前,金融机构的顾虑并未消减,有些企业能按时还款,但还是遭银行抽贷,“抽贷造成企业资金紧张,在原材料采购等方面都有影响”。

  ●牌匾仍在车辆不绝

  入冬后,进出马场道74号的车辆依旧络绎不绝,“渤海钢铁集团”的牌匾依旧悬挂在此。只是“分家”后,这个小院内的主角已大变样。

  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中,对于是否已是空壳的问题,渤海钢铁人士并不避讳,“差不多,可以这样说,就一个小院,其他分开和我们没关系了。”

  当年同在集团之下时,4家子公司的关系又如何呢?

  资料显示,2010年7月,渤海钢铁正式挂牌。公司的组建方式是由天津市国资委出资,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等四家国有钢铁企业分别作为渤海钢铁的子公司,资产全部划入渤海钢铁,进行注册成立。

  谈到重组初衷,天津市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天津钢协”)一位负责人表示,“也是一个战略上的思考,集团效应,形成核心竞争力。”

  在2014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排名中,渤海钢铁以35795.6百万美元的营业收入成功入围世界500强“俱乐部”第327位,居国内钢铁企业第5位。

  然而,在一位与天津钢管集团方面打了多年交道的经销商看来,在渤海钢铁系统内,各个子公司都是独立运营,他们的生产经营多是各自为战,缺乏统一协调。

  金联创市场分析师弭澎琦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渤海钢铁并没有解决子公司同业竞争关系,不利于在做大的同时做强,反而会不断增加企业负担。

  ●偿债方案尚未出炉

  4月21日,天津钢管集团发布公告,根据《天津市人民政府关于拆分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和所属四家核心企业的批复》(津政函[2016]42号),天津市人民政府原则同意拆分渤海钢铁集团和所属四家核心企业。

  今年4月初,在对天津钢管集团的跟踪评级报告中,大公国际称:2016年,渤海钢铁集团出现债务困境,下属子公司天津天钢集团及天津冶金集团陆续出现贷款逾期问题。

  大公国际在报告中称:天津市国资委成立渤海钢铁集团债权人委员会,由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涉及金额1920亿元。渤海钢铁集团涉及债务金额巨大且出现贷款逾期,区域金融风险有所上升。

  4月底,成立不到6年的渤海钢铁正式拆分。“债主要是他们欠的,不是我们欠的,渤海钢铁就一百多人欠什么债,都是原来四家欠的。”渤海钢铁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

  值得注意的是,4月21日,经营状况最好的天津钢管集团,在行政管理和股权关系上从渤海钢铁中完全脱离出来,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三家债务负担最重。

  12月上旬,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包括渤海钢铁、天津钢协在内的多位人士表示,方案一直没有出来,目前是各大企业在承担各自债务。

  ●信用“创伤后遗症”

  对于未来,一位仍留在渤海钢铁总部的人士坦言:“我们目前也不确定,企业想开展业务,但没有资本,银行账号甚至被封掉过几次。”

  对分拆后运营状况时,一位天津冶金轧一钢铁集团的人士透露:“生产上,基本没有受到影响。”但他也承认,渤海钢铁的债务问题,已然是国内钢铁行业的一个大事件。

  而来自天津钢协的人士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实体没有影响,但名声不好,很难开展工作。”他认为,金融机构对渤海钢铁系的企业,多少有抵触情绪。

  据媒体报道,在渤海钢铁债务危机爆发后,“一些外资银行开始抽贷,影响到了我们的年度计划。”天津钢管副总经理温德松介绍。

  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钢企债务的积累,源于投资刺激下,钢企不断通过借贷扩张,但产能的过剩,却将他们拖入泥沼。

  以天津钢铁集团为例,2013年之前,其新建两座两个电炉、一个高炉、一个烧结,资金多来自金融机构贷款,由渤海钢铁提供担保。行业人士估计,这些设备耗资四五十亿元。但现实却是钢铁行业自2012年开始下滑,这也让经历扩展的企业,在偿债上遇到麻烦。

  据中钢协数据显示,中国钢铁行业销售收入利润率从2007年的7.26%降至2011年的2.42%,到2012年仅为0.04%。此后一直下滑,到2015年为-2%。

  大公国际对于天津钢管集团的债券评级报告披露,截至2015年6月末,公司有息债务主要集中在一年以内,未来一年内到期债务为265.72亿元,占总有息债务的72.35%,总资产负债率83.42%。

  在天津钢协另一位负责人看来,“这是全国各地的普遍现象”。而中钢协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大型钢企2015年平均资产负债率为70.06%,债务总规模达3.27万亿元。

  不过,这显然不能消除金融机构的顾虑。前述天津钢协人士透露,“这个事出来以后,首先是精神层面,另外就是好的(企业)给钱还贷,但到期了就抽贷了,银行也怕将来还不上。”

  不过,相比于行业大环境,在渤海钢铁存续期间,内部管理暴露的问题,可能也让金融机构忌惮。今年6月,天津纪检监察网披露市委巡视组反馈情况:渤海钢铁存在“以钢吃钢”,一些领导人员利用职权和掌握的资源设租寻租,围猎国有资产等问题。

  渤海钢铁原旗下公司让人看不懂的“诉讼长跑” 19次起诉合作伙伴后又主动撤诉

  每经记者 彭斐 广东、天津摄影报道每经编辑 文多

  对渤海钢铁集团这个庞然大物来说,当前巨额债务目前仍未明朗,而原旗下的四级子公司又卷入一起难解的债务纷争当中。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获悉,自2014年4月至2015年8月,天津冶金轧一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轧一国贸”)以合同买卖纠纷为由,陆续向曾晓华创建的天津南辰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南辰”)及他担任高管的三家企业发起46起诉讼,涉案金额达10.2亿元。

  2016年4月底,遭遇债务危机的渤海钢铁集团被一分为五,其中包括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轧一国贸的母公司天津轧一钢铁集团,直属于天津冶金集团。

  轧一国贸对天津南辰方面的诉讼至今未终结。12月14日,轧一国贸就广州中院驳回的一起案件的上诉,正式在广东省高院开庭,也宣示着这场拉锯战仍将继续。

  如今,上述涉案10.2亿元的诉讼案件,正陷入“罗生门”之中,各方争执不下。

  一年多发起46起诉讼

  作为一个民营钢铁企业的创始人,曾晓华万万不会想到,会被合作多年的业内伙伴轧一国贸给告了,而且还被告了46次。

  对于轧一国贸,曾晓华并不陌生。据天津南辰方面称,在双方企业合作之初,轧一国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林岩还带领员工,集体向曾晓华拜师学艺,称曾为“师父”。

  轧一国贸与天津南辰的合作,最早始于2010年。彼时渤海钢铁集团刚刚组建,渤海钢铁旗下的轧一国贸,主要承接母公司天津轧一钢铁集团的原料进口与产品销售。天津南辰方面称,当时急于拓展国际市场的轧一国贸,与产品远销欧盟的天津南辰,在生产与销售上一拍即合。

  但让曾晓华想不到的是,这对搭档会在4年后对簿公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自2014年4月始,轧一国贸陆续向天津南辰、佛山市南方物资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物资”)、南方(太仓)金属有限公司、佛山南方广恒钢铁有限公司等4家发起了共计46起民事诉讼,最后一次是2015年8月。

  记者注意到,轧一国贸在46起诉讼中的诉求大体一致。相关法律文书显示,作为原告的轧一国贸已依约履行付款义务,而天津南辰却迟迟未履行交货义务,已严重违约,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应退还全部货款并赔偿由此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

  天津南辰方面汇总的信息显示,作为46起诉讼的原告,轧一国贸以合同纠纷、被告未按期交货为由,要求天津南辰方面给付货款及利息,涉诉金额累计10.2亿元。

  双方对欠款各执一词

  在这起总共涉及10.2亿元的债务纷争中,双方各执一词。

  在向法庭呈交的证人证言中,林岩认为:“南辰公司自2013年9月至2014年2月期间未将我方供应货物的货款交付给我方,总计货款总值约为人民币3.6亿元。”

  林岩还称:“曾晓华于2014年2月到4月期间,多次和我本人及我公司主管业务副总经理高晓刚沟通,愿意用4家公司的不动产、设备作为抵押,担保轧一国贸与南辰公司之间的上述债务的清偿。”

  不过,作为被告,天津南辰方面则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否认轧一国贸诉讼中所指合同的存在,并指轧一国贸伪造合同、金融票据。作为天津南辰委托代理人的于扬称,“我们自查没发现欠轧一的账目,反而是他们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显示欠我们几个亿。”

  天津南辰方面代理人、广东东方星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冯海龙称:“天津的40多个案件,合起来都是以合同进行起诉,但合同却都不存在,我们在庭审过程中,发现所有合同都没有原件。”

  天津南辰提供的判决书上显示,法院在审理时对轧一国贸所提供合同的真实性,未予确认,而类似的审判结果,也多次在这些判决书中被提及。

  比如,在(2015)辰民初字第3734号民事判决书中,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轧一国贸提供的其与被告南辰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中只有原告轧一国贸该有公章原始印模,南辰公司的公章系复印形成,且南辰公司对该合同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原告未能提交盖有南辰公司及原告双方公章原始印模的合同原件,对该合同的真实性本院不予确认。原告主张确认该合同接触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轧一国贸发起的46起诉讼中,有17起被法院驳回,而驳回原因,多与上述判决依据类似或相同。

  曾多次主动撤诉

  另外,轧一国贸在向天津南辰公司发起的46其诉讼中,还出现原告主动撤诉。

  2015年12月28日,轧一国贸向天津市高院递交《撤回起诉申请书》,最近一次撤回申请出现在今年8月29日,一年时间内撤诉案件达到19起。

  不过,让天津南辰一位高管不解的是:“告还不是一次告完,而是分批次,跨度从2014年4月到2015年8月,不符合财务逻辑”,“一次性告一个亿,比分开10次告一个亿,诉讼费用差别是很大的。”据于扬提供数据,46起诉讼仅案件一审受理费需930万元。

  天津南辰公司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个人猜测认为:“面对审计,他们可以说已经起诉了,没有亏空,完全可以拖延审计时间”。而冯海龙认为,即使审计部门查出漏洞,他们也可以拿诉讼当幌子。

  今年12月初,冶金集团纪委人士透露,林岩本人有一些情况正配合组织调查。至于是否与天津南辰方面有关,该人士表示,目前双方正在诉讼阶段。不过,冶金集团纪委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对于林岩的调查)也不局限在集团纪委,也涉及国资委纪检组,相关的上级领导也在组织调查。”

  不过,对于上述讼诉与审计问题的关联性,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未能获得轧一国贸的回应。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林岩本人及轧一国贸方面,但林岩始终未接听电话,而轧一国贸与母公司天津轧一钢铁集团明确拒绝了记者采访要求。

  12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拨打林岩电话,发现其手机尚处于开机状态,但始终未予接听。此前,渤海钢铁集团相关人士以冶金集团已完成分拆为由谢绝了采访。

资讯标签:方案出炉偿还债务
上一篇:没有了

栏目推荐

康师傅方便面吃出黑色创可贴

时间:2015-12-22 17:1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