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讯网|中国财讯网
中国领先的财经新闻门户

医药 科技 地产 汽车 旅游 时尚 文化 大数据

首页 > 医药 > 正文

涉及14亿人用药,如何看人社部“惊世之问”?

导读:新医改已经进入“深水区”,目前,一个涉及14亿人用药的重大医保改革政策正在征求意见,这项医保政策改革或许会成为新医改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新医改已经进入“深水区”,目前,一个涉及14亿人用药的重大医保改革政策正在征求意见,这项医保政策改革或许会成为新医改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4月18日,人社部官网发布通知,就建立完善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的6大问题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同一天,国务院批转国家发改委关于2017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的通知,其中就包括深化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

“三医联动”的核心就是医保,医保牵一发而动全身。在这样的背景下,观察医保药品目录的动态调整机制改革,才会体会其深刻意义。

在两个月前的2月21日,人社部刚刚印发2017年版医保药品目录,该目录较之2009版医保药品目录,相隔了八年之久,创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间隔时间最长的记录,而时隔两个月,人社部又向最新的医保药品目录发动一场“自我革命”,要建立动态调整机制。所以2017年版医保药品目录可能成为史上最短命或者最长命的目录:最短命是因为动态调整将取代现在的没有期限的漫长调整机制,最长命是2017年版医保药品目录可能会作为今后动态调整机制的一个基点,药品进进出出都是一个参照物。

在未来一个月里,“一条财经”将以2017年版医保药品目录为切入点,刊发十余篇“医改调查”系列报道,今天将从人社部的“惊世之问”开始。

【正文】

目前,一个涉及医药行业大洗牌的重磅政策正在公开征求意见——医保药品目录在经历“八年之痛”的巨大争议之后,即将建立动态调整机制。

4月18日,人社部官网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建立完善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有关意见建议的通知》,就医保药品目录6大问题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有关意见建议在今年5月30日前发送至dmimohrss@163.com。

人社部问而不答,不持立场,但问题全面,逻辑清晰,其实相当于一个很厉害的记者向全社会发了一个采访提纲,如此方式征求意见,堪称奇迹

今年2月21日,2017版医保药品目录正式对外公布,而较之2009版的医保药品目录,相隔了八年之久。在这八年里,医保药品目录这块金字招牌,催生了数十个销售额过10亿元的品种,成就一批千亿级的大企业,而一些创新药品,特效药品八年被阻止于门外,患者无法通过医保报销及时享受到科技进步和药品创新的成果。

此次征求意见的通知提出如何平衡兼顾临床需求、支持创新与医保基金承受能力的问题,三者的平衡是医保药品目录的动态调整最基本的原则和目的。

应该说,我国医保药品目录制度建立之初,就提出了动态调整这一问题。1999年《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用药范围管理暂行办法》(劳社部发〔1999〕15号)第十一条提出:“国家《药品目录》原则上每两年调整一次,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药品目录》进行相应调整。国家《药品目录》的新药增补工作每年进行一次,各地不得自行进行新药增补。”

2000年我国首个医保药品目录出台之后,此后每一个版本都提到1999年的15号文件,但“两年一调”的规定从来就没有遵守,到2004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第一次调整等了4年,2009年第二次调整等了5年,今年是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第三次调整,等了近八年。

2016年9月29日,人社部在《2016年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中,首次提出“2017年修改完善基本医保用药管理办法,逐步建立规范的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

今年2月23日,人社部医疗保险司司长陈金甫接受访谈时承认,“前期由于种种原因,药品目录调整的周期确实较长,这个问题我们也非常重视”,他表示,“将着手研究完善医药用药管理办法,建立常态化、动态化的医保用药准入机制”。

18日,人社部官网发布医保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征求意见的通知,6大重点问题应该说直面了社会热点。

医保药品目录的动态调整最核心的问题是实现各方诉求充分表达,关键就是要在公开透明的原则下“能进也能出”。

人社部征求意见的通知提出实现各方诉求充分表达以及建立“能进能出”机制,这意味着打破以前一切的管理,不再是“两年四年一调,或者五年八年一调。对进入目录的药品来说,是打破铁饭碗,进入目录不再是保证书,这次没有进入完全可以下次进入,不用等个五年八年。总之医保药品目录渠道窗口打开,随时可以调整。如果说医保药品目录是一个水池,以前的目录调整机制是一潭死水,缺少流动,而动态调整机制就成了活水。

当然必须要保证公开透明、专业公平的评价机制,符合药物经济学原则、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

如何看人社部“惊世之问”

以下对征求意见的通知提出的6大重点问题进行简单解读:

一、动态调整医保药品目录时如何平衡兼顾临床需求、支持创新与医保基金承受能力。

这是动态调整医保药品目录的最基本的原则和目的,就是要兼顾三方诉求:第一,临床需求,这包括医院和患者对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药的需求;第二、支持创新,这既是药品生产企业的利益保证,也是国家创新战略的需求;第三、医保基金承受能力,基金毕竟有一定极限,作为支付方,不可能无限度对所有药品买单,所有对一些高价药品,无效药品必须限制。

二、医保药品目录动态调整的范围,新批准的药品、专利药、非独家品种、目录外已上市品种应分别采取怎样的办法和规则。

这四种分类几乎涵盖了所有药品,所以规则的制订涉及每一家药品生产企业的利益和诉求。

三、医保药品目录动态调整中如何实现各方诉求充分表达,如何充分运用药物经济学等评价手段,怎样运用客观数据支持专家评审机制。

如何实现各方诉求充分表达,这可能是医保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中最核心的问题,药物经济学最核心的是性价比,要达到比较高的性价比非常重要的一点征求意见稿提到“客观数据”问题,人社部自然有自己的数据库,但是主要涉及支付的数据,过于单一,医改不仅仅要考虑绝对支出和绝对价格,还要考虑疗效、收益、公益等整合效益,因此需要各方数据,比如医院数据,食药监数据,企业数据,是涉及各个部门的大数据系统,这就涉及部门协调问题。

四、医保药品目录的谈判准入机制怎样建立,谈判结果的有效周期如何确定,如何与支付标准相衔接。

这涉及药品目录的进入机制,是以后所有新进药品都采取谈判准入机制?还是谈判准入只是其中一种方式?这也涉及一个基准目录问题,以2017年医保药品目录为基准?药品目录的谈判准入机制应该说在2009年人保部印发国家医保目录的通知中就提到了。2017年版医保目录专家同步评审确定了45种拟谈判药品,经人社部与其生产企业沟通谈判意向后,确定44个品种纳入谈判范围。征求意见通知提到“谈判结果的有效周期如何确定”,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可以分解为三个问题:第一,如何确定周期?一年?两年?还是五年?第二,期限到了如何续期?第三,如何退出?

五、如何实现药品注册审批、生产流通、临床应用、医保支付等环节的有效衔接。

这其实是各部门、各机构如何协调的问题,比如药品注册审批是食药监总局监管,生产是工信部监管,流通是商务部监管,临床应用是卫计委监管,医保支付是人社部监管,征求意见通知提到只提到4个环节,后面涉及的部委可能十个以上,比如价格是发改委监管,说明改革难度是很大的。所以,征求意见的通知提到“欢迎研究机构、学术团体、专家学者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参与”,更重要的还要“欢迎其他部委参与”

六、如何建立医保药品目录内药品的退出机制。

建立退出机制也许比进入机制更加让药品企业震撼,这意味着目录中的企业不再有铁饭碗,不再是保证书,不再是金字招牌。当有更好的疗效,更优的价格时,原有的药品就可能要退出目录,新的药品就要进入目录。有明确期限、公开透明、专业评价,公平公正,符合药物经济学原则基础上的退出与准入,共同形成优胜劣汰的动态调整机制

资讯标签:
上一篇:没有了

栏目推荐

康师傅方便面吃出黑色创可贴

时间:2015-12-22 17:1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