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讯网|中国财讯网
中国领先的财经新闻门户

医药 科技 地产 汽车 旅游 时尚 文化 大数据

首页 > 宏观 > 正文

共享单车寒冬已至?淘汰赛结束,决赛尚早

导读:腾讯财经《一线》作者李思谊共享单车市场的冬天,与2017年冬天一起如期而至。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一家家共享单车平台纷纷以押金难退,在四处寻找投资无果情况下,几近溃败边缘...

腾讯财经《一线》作者李思谊

共享单车市场的冬天,与2017年冬天一起如期而至。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一家家共享单车平台纷纷以押金难退,在四处寻找投资无果情况下,几近溃败边缘。这离他们刚刚出发,仅仅一年时间。

共享单车最初进入城市,是摩拜单车2016年4月正式进入上海,成为当时最早在城市中运营的无桩共享单车。6个月后,在校园里运行一年之久的ofo小黄车,开始走出大学校园,和摩拜形成正面竞争。

几乎就在同时,各路共享单车品牌纷杳而至,Hellobike、快兔出行、酷骑单车、优拜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以至于有人用“颜色不够用了”来打趣共享单车的泡沫丛生。

一定程度上,无桩共享单车解决了最后1公里的出行问题,给人们出行带来了许多便捷;更重要的是,无桩共享单车让20世纪80年代的自行车潮重回流行,也让垂暮的自行车制造业重新疯狂。

不利影响也相继而至。乱停乱放扰乱城市交通秩序外,为了占领更多市场份额,共享单车平台在许多一线城市推出的单车数量早已超出需求,导致许多单车长期停放在路边无人问津。共享单车动辄千万的押金也对监管和平台提出新挑战。

监管开始出台政策。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共有10多个城市叫停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这些城市不仅有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南京、福州、郑州和珠海等二三线城市也赫然在列。

投放过度饱和的一线市场,让第一阵营的摩拜和ofo开始转战二三线市场,这带来的后果是,那些第二阵营的共享单车品牌,希望偏安一隅的差异化生存策略破灭。

资本的助推,市场份额迅速向头部公司集中;相反,第二阵营平台市场份额丢失,资本市场则更是无人问津。连锁效应带来的结果是,越没有市场就越找不到钱,越找不到钱就越无法投放更多车辆,越无法投放更多车辆就越没有市场。

显然,摩拜和ofo已从多家相争中胜出,但这只是刚刚结束的淘汰赛,接下来将是更残酷的竞争。如投资人朱啸虎所说“两家合并才是最好的选择”,还是进入新一轮的楚汉相争?总之,进入决赛还尚需时日。

一方面,摩拜和ofo不断向二三四线城市下沉,向海外市场开城拓市;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正处在转型的关键时期——拓展电单车和网约车等领域的业务,寻求物联网领域的新竞争。

回想3年前,当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告诉他的前老板,可以有一辆让用户随时随地停放的自行车时,老板回复他“不可能”。北京大学学生戴威在多个创业项目失败后,发起校园共享单车项目时,他的老师和同学也并看好。

如此来看,无论是他们合二为一,还是继续“双雄争霸”,最初那种不成熟的想法的萌生,在今天看来都是智慧的创新。

资讯标签:Array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