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讯网|中国财讯网
中国领先的财经新闻门户

医药 科技 地产 汽车 旅游 时尚 文化 大数据

首页 > 港股 > 正文

王兴背后的虎系投资人

导读:#文章来源 蓝洞商业,原标题《王兴背后的虎系投资人》,作者翟文,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更多精彩资讯,请登录众筹之家(ID:zczhijia)www.zczj.com

#文章来源 蓝洞商业,原标题《王兴背后的虎系投资人》,作者翟文,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更多精彩资讯,请登录众筹之家(ID:zczhijia)www.zczj.com

投资人曾被媒体分为五大动物派系:以徐小平、王琼为代表的犬系,博爱,佛性支持创业者;还有如张颖、雷军般的狮系,被粉丝、信徒奉为偶像和教父;王刚、朱啸虎属猴系,剑走偏锋,画风清奇。当然,盘踞天上的BAT鹰系,似神仙打法。还有一派为虎系,别称霸系,投资人代表为沈南鹏、张磊和徐新。眼光毒辣、稳准狠,投中的项目大概率会成为行业C位。

相似的投资风格,导致他们很可能会瞄准同一家公司,比如上市企业京东、唯品会,独角兽公司瓜子,以及准上市公司美团。这个名单还可以被拉得很长。

偶然?必然?

相逢者会再相逢

下周,历时八年抗战的美团,即将登陆港交所。69港元的发行价,机构超额认购。

由此,红杉、高瓴和今日资本这三个基金再次被吹起集结号。

红杉是美团最早期的投资人,而且沈南鹏从A轮到D轮,甚至E轮F轮,一路买进。红杉资本十周年大会,王兴谈及感受称,“对美团是一个非常坚定支持的投资人。”从进入A轮至今,八年过去了。

虽然很早相识,王兴是在第三次创业时才拿到红杉的投资。校内网、饭否,双方都有过接触,但没有合作。

2005年王兴第一次去红杉,匆忙接到通知,他们来不及详细准备,临时做了个校内网的计划书还在出租车上弄丢了。在红杉办公室,重新现写。中途有个脑袋伸进来,看他们一眼,又走了,是周鸿?。那次经历,堪称融资?途。

5年后,美团成立。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王兴再去红杉,准备充分。他第一次见到沈南鹏,却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

沈南鹏只字未提关于美团的商业计划、业务数据之类。事实是,王兴基本没有插嘴的余地,因为对方一直滔滔不绝,美团为什么应该拿红杉的钱。

王兴明白了,沈南鹏早就做过足够多的功课,对模式清楚,已经做出判断。“这才是真正厉害的投资人。你不用去讨好他。”

早年圈内人评价红杉,进入快、收益快、成名快、笑脸快。红杉150个种子轮项目,好的项目投资回报都令人惊艳。

比如,2015年红杉无意中认识了蒯佳祺,双方一起确定创业方向,起步阶段投入200多万美金,达达就是这么来的。后来这家公司与京东到家合并,红杉种子期回报率达到50倍。

再比如,他们在A轮时也投资了大众点评100万美元,后来与美团合并,这笔资金的回报率已经达到400倍。

美团,应该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迄今为止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投资项目。

其实最早的美团并非团购领域的最大玩家,接近它两倍规模的公司近在咫尺;团队也并不健全,很多VP职位空缺。但在团购这条赛道上,红杉选择了美团。而且美团A轮,只有红杉一个投资人。

“我能感受到王兴对产品的专注,甚至是极度热爱产品的偏执狂,眼光长远又冷静踏实。”沈南鹏说。

王兴能够后来居上,也是今日资本的徐新看中他的一个特质。在数次采访中,投资女王都喜欢用“深度学习机器”形容这位脑门有点大的创业者。

她的意思是,王兴是迟到者,却总能比别人洞察更深刻、执行更坚决,战略定得更长远。

与今日资本同时在2016年E轮融资时进入美团的,还有高瓴资本。关于这家基金的另类打法,我曾在《我是张磊,高瓴的张磊》一文中有详细阐述。2015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次年首轮融资,高瓴跟进,这符合他们寻找行业座次第一的风格。

据说,王兴与张磊是书友和饭友,不但接受投资,还经常找对方吃饭,求推荐好书。高瓴对行业深入的研究和洞察,让王兴受益。俩人还经常面对面探讨对“长期主义”的看法和实践。

信仰决定终局

说到长期主义,这几乎是所有基金的投资信条。那些陪伴企业穿越过艰难时期的,被创投界认证。

今年妇女节,徐新被众多男性投资人奉为“投资女神”。张颖评价她,牛得一塌糊涂。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则说,“徐新超级缜密,超级nice,超级敢下重注。”

从过去的互联网投资女王,到现在新零售投资女王。徐新摘得桂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认定之后的坚持。

1999年,徐新投资网易,第二年就遭遇互联网危机。5块钱一股涨到30块,她没卖,从投资哇哈哈中吸取教训,她要长期持有。结果,泡沫破裂,股价变成一股6毛,且在这个价格徘徊长达两年,网易还被集体诉讼。

一次董事会上,大家想把这家公司卖掉,徐新是反对者之一。她说,“不是我特别牛掰,只是身在地狱,不能更坏。”后来他们在网易市值10亿美金时卖掉,赚了8倍。

网易的经历让徐新学会在困难时不要放弃,信仰决定巨大差别。所以,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阴影下,无人敢出手京东,徐新却投给本需要200万美元的刘强东1000万美元,此后更是坚定支持,这让徐新名利双收。

哲人说,人不能同时踏入一条河流,但徐新却总是在低谷遇到创业者。命也,时也。

2012年,经济形势同样不好。那年,中概股年初年尾只有唯品会和YY两家广州的公司去美国上市。今日资本却在这年投资了大众点评。

三年后,美团点评走到一起。2016年,徐新重仓合并后的美团。

那时候,王兴处境算不上很好。各项业务都在烧钱,两个公司团队处于磨合阶段,竞争对手阿里在侧,融资艰难。

别人视为困境,徐新看到的却是,美团正在成为超级平台;好久没见到这么厉害的团队;除外卖亏损外,其他业务都有自我造血能力。更何况,外卖将来也会赚钱。她认为,这个超级平台未来增长到千亿美金规模指日可待。

2017年10月,美团F轮融资时,徐新用脚投票,践行她的诺言,再次出现在投资者名单中。

从美团A轮投到F轮的沈南鹏当然也深知耐心的重要性。那些在种子轮投资的项目,很难有人可以准确预见到未来。但他知道一点,只有短线的投资人才会着急上市,长线基金却希望企业保住和扩大江湖地位。

沈南鹏强调,“投资人应该敢于支持创业者打造一个持续的商业模式,因为往往没有办法去控制能否保住当时的利润。你保不住,只有在竞争当中不断地去强化你的商业模式。”

都说红杉更长于押注赛道,但如果观察沈南鹏在公开场合的多次表态,你会发现他对创业者精神的重视程度同样强烈。

TMD这个层级的平台,红杉一个没有落下,他曾评价这三位创始人,是绝对的产品偏执狂,视野和拓展性非常可观。

此外他欣赏这几个年轻人处理风险的艺术。当公司已经到一定规模时,再去做一件新的事情,背后隐藏的风险是可能会丢掉原来的阵地,但是他们依然做了这样的选择。

沈南鹏说,“这就是根本意义上的一种创业者精神。”

资讯标签:
上一篇:没有了